站在八大山人雕像前

笔名爱情散文2021-10-13 19:18:440

站在八大山人雕像前

“八大山人纪念馆”位于南昌市青云谱区。那里的八大山人雕像很有个性,馆藏内容也很丰富,如果运气好,甚至可以看到八大山人的真迹手稿,真是个很理想的旅游去处。今年暑假与学生相聚,我前往参观游览了一番。

学生是个公务员,工作很忙,他开车把我们送到青云谱“八大山人纪念馆”外边,就回单位上班了。我们在馆外领到免费门票,就匆匆往里走。进入纪念馆大门,迎面站立的就是八大山人雕像了。我怀着一种崇敬的心情,仔细瞻仰:他,斜挎斗笠,双手拢袖,神情自若,眼睛睥睨前方;他,面容清瘦,鹤颜银发,精神矍铄,好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。当时我就想,从雕像上看,此翁果真非同凡人,难怪数百年来,人们总想揭开他迷一般的身世。他的身上,有着许多离奇的故事;他的身上,有着许多值得我们思考的东西。

翻开尘封已久的历史典籍,我们就会赫然发现,八大山人的身世实在不简单。他原名朱耷,为明太祖朱元璋的第十六子宁献王朱权的后裔。造化却是那样作弄人,一个身世显赫的堂堂王子,转眼间,就沦落为山野草民。明亡后,他剃发为僧,遁迹空门,潜居山野。那时的他,生活异常清贫,总是蓬头垢面,却经常徜徉于南昌绳金塔一带,挥毫泼墨,写诗作画。后来,他找到南昌城郊十五里的天宁观,并把天宁观改建更名为“青云圃”,这位前明王子又成了一所道院的开山祖师,过上了亦僧亦道的生活。

我站在雕像前,仔细端详着他,仔细凝视着他,心里也有所思索。幸好年轻时的朱耷还不是个花花公子,从小他就受到艺术熏陶,能诗善画;幸好他勤勉好学,笔耕不辍,终于大有成就。大明王子“朱耷”消失了,画坛巨匠“八大山人”站起来了。历史的风云,使中国少了一位游手好闲的公子王孙,多了一位享誉中外的艺术大师。

人,总想找到自己的位置,总想给后人留下点什么。那么,什么才是最有价值的东西呢?金钱吗?权力吗?我想,这些都不是,唯有精神的东西,才能穿越时空,流芳千古。“朱耷”这个名字并没有多少人能够记住,虽贵为王子,也不免让人失去记忆;而“八大山人”呢?一介草莽画师,却是享誉古今,名留青史。“朱耷”和“八大山人”其实是同一个人,相同的一副皮囊,两个不同的身份,两个不同的符号,在世人心目中竟是相差如此之大。为什么呢?因为人们记忆的,在乎的,并不是他曾拥有的显赫王室身份,而是他为人类绘画艺术作出的杰出贡献。“八大山人”这个响亮的名字盖住了“朱耷”这个原名,也就在情理之中了。

人,总是有自己的生存哲学的,或追求富贵,或淡泊名利,全在于自己的把握。此时此刻,耳边似乎又传来了尘世的喧嚣。放眼繁闹的街市,人来车往中,灯红酒绿里,“富贵”二字,又有多少人能够放得下?司马迁说过:“天下熙熙,皆为利来;天下攘攘,皆为利往。”功名利禄,蒙了多少人的心眼。这世界就是那样怪异,人们对于名利的追逐从来没有停止过,为了追求显赫的地位,多少人熬白了头发;为了得到炙手可热的权柄,多少人不惜互相倾轧,甚至互相仇杀。而一朝权在手,就想永远握着不想放弃,甚至子孙相传,万代私授。可是,权柄再好,名利再好,也不过是过眼云烟。记得《红楼梦》中有一支《好了歌》,是这样说的:“世人都晓神仙好,惟有功名忘不了!古今将相在何方?荒冢一堆草没了……”过于追求功名利禄,过于追求荣华富贵,而忘了最为本质的东西,最后不过是一片烟云。

“南朝四百八十寺,多少楼台烟雨中”,多少繁盛一时的朝代,最终都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;多少显赫一时的皇亲帝胄,最终都消失在历史的烟尘里。而我们所能见到的,却是千古流芳的李杜诗篇;我们能够品析的,却是八大山人不朽的画卷。这,就是对文化价值的最好诠释,也是对人生价值的最好诠释。

大浪淘沙,唯有精神的,唯有文化的,才是永恒的。

2012.11.8

西安癫痫病医院哪家好
郑州儿童癫痫病医院
北京癫痫医院哪家权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