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笔_50

笔名爱情散文2022-03-29 13:34:450

埋头恶补了一个月,终于把上月落下的进度赶回来了,心情很放松,于是开始细细品读一些内容。今天手读的是官员品级及服色,有一节很有意思,说的是《衣冠禽兽》,明朝官制,文官官服绣飞禽,武官官服织走兽,用来区分官员品级,想必其初衷是取文的高贵、机敏和智慧,武之勇猛、力量和气势。合称“衣冠禽兽”那可是大大的好话,绝无贬义。只可惜到了后期,官员们无恶不作,声名狼藉,败了飞禽的名,坏了走兽的声,穿人衣,行牲口事,把衣冠禽兽变成了不要脸的代名词。

边抄边听《明朝那些事儿》,这久知识产权管得严,上传者也草草了事,都不认真编辑一下,于是一会是朱见深,一会是朱佑樘,故事就在这懦弱的安逸老子和勤勉的英明儿子之间相互转换。也好,倒有些象是电影闪回定格的手法。听到了大学士万安卑躬屈膝的无耻,也见识老英雄王恕忠肝义胆的担当、痛恨死太监汪直无所不用其极的狠毒。其实无论是暗无天日的成化朝,还是励精图治的弘治朝,乃至于之后的无尽岁月里,官场上的尔虞我诈、勾心斗角、你死我活就从未断绝过,也不可能断绝。而让人心生感动的是一些普通人的境遇。那位不知名的宫女,奉了万贵妃旨意来除掉尚在母腹中的皇子,她看着无助的纪姑娘,沉默良久,转头而去,回报万贵妃,纪姑娘只是病了,没有身孕;孩子降生,奉命而来的太监张雨站在孤苦的母子面前,轻轻的说了声:孩子在这里不安全,交给我吧,你可以时常来看看他;当然还有更多不知名的宫女、太监、妃嫔,他们保守了这个秘密,保护并抚育了年幼的朱佑樘,这孩子是不是皇帝不重要,是不是英主不重要,那些不曾在史上留下名字的普通人身上所展现出人性的光辉,是永远无法抹灭的。它与出身无关,与学识无关,与权力无关……

坚持锻炼是件好事,只是听书入了神,锻炼时间拖后了些,出了一身的透汗,12点了,人却变得异常精神,只好打开电视,平复一下好睡觉。随便调个台,正在放《舞出我人生4》,这不是我喜欢的类型片,就当是催眠吧。只不过暴民团的每次出场都让我眼前一亮,震撼莫名。我得说,这是我年少时看《霹雳舞》之后又一次受到了震撼。我不懂舞蹈,也无法作出评判,只是被那些奇思妙想的创意所打动,被动感的音乐节奏所感染,被热烈奔放的情绪所笼罩。你不得不承认,有些事中国人是无法做到的,它不是金钱所能堆砌的,也不是跟风学舌就能模仿的,它是一种深入骨髓的个性绽放,敢于突破尝试的民族性格。即便是玩,也可以玩到极致,成就一座不可攀的高峰。

唉,要命啦,本想安静一会的,可又让脑子在故纸堆与街头舞之间高速运转起来。都半夜了,看样子这觉也别睡了,干脆起来码字吧,谁说的宁静没有味道,内心的精彩滋味妙不可言……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
武汉看癫痫相对较好的医院
北京治疗癫痫医院哪个比较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