携温柔半两,带我来去自如

笔名抒情散文2022-03-30 17:10:441

编辑荐:“温柔半两”单是温柔,就明心见性,充满了宽沃之心了。人与人之间半两,也足矣相处的游刃有余。这很智慧,不是吗?

年少时,我像是一头典型的倔驴。怎么说呢?生在乡间,野性较盛,自我的个性不太好驾驭。

我们家并没有所谓的什么家风、家教。父母都是老老实实的庄稼人,也没有什么文化底蕴。父亲母亲虽然没受过什么高等教育,但也经常的教导我几句做人的道理。不过那时候太任性,左耳朵进,右耳朵出,根本听不进去。

记得有一年初冬,枯竭的胡杨还在寒风中摇曳。我看窗外下了雪,刚好可以跑出去打鸟,就顺手拿了妹妹身边的几颗玻璃球。玻璃球原本还是我跟小伙伴玩游戏赢回来的,不过,无论我怎么说,妹妹都不肯让我拿出去,哭哭啼啼告诉了母亲。

结果母亲一看妹妹哭了,上来就扇了我一巴掌,我刚想解释,又被打了一耳光。我当时非常的生气,光着脚丫,袄子也不穿,就哭着跑了出去。寒风凛冽,我却怒火中烧。细雪刚刚想要温润冻僵的泥土,也被我狠狠地踩的四分五裂。在冬天的田野奔跑疯狂地奔跑着,我不知道自己能跑多远。总之一心想要离开家,离开这个世界。

不过,没过几分钟母亲就大声吆喝着,顺着我的脚印追了上来。我们隔着一条河,母亲刚想发火,我立刻大叫:“你别喊,你要再喊,我就跳了!”

母亲可是个非常要强的女汉子,从来都服软的,听到我说的话,脸都被气的变了形。但她忽然看我浑身湿透,满脸泥雪的狼狈不堪,一瘪嘴,竟然哭了出来:“你跳吧,我陪你!”。当我正犹豫不决时,看见满身泥水的母亲泪眼婆娑地准备跳了,心里一软,大喊了一声:“不要了,我以后再也不敢了!”便乖乖地被她拽回了家。

后来每每聊起这件事,母亲都会笑着对我说:“你虽然很诚实,当然了,诚实很重要,不过,你却不明白,你比妹妹大了好多,无论对错,不要和一个比你小的人争执,要懂得忍让。还有,虽然我打你不对,但我是你的长辈,无论对错,不要和一个比你年长的人逞强,要学会谦虚,才能成长。”

毕业后,踏入社会,参加工作,我才真正懂得母亲的“半两温柔”。不是有些的鸡汤短文里说的那样,你吃的苦还没有够。而是吃了那么多苦,还没有明白自己执着总用在不对的地方,做一些无用的好胜逞强。

想要在社会中立足,想要得到别人的认可,光有能力是不够的。首先对人要保有一份亲和,谦虚谨慎,才能被别人接受。携温柔半两,才能来去自如。

“温柔半两”单是温柔,就明心见性,充满了宽沃之心了。人与人之间半两,也足矣相处的游刃有余。这很智慧,不是吗?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
如何治疗原发性癫痫有好处
北京哪里做癫痫好